九月·潜行记

这年秋天每周早上8点,我都会潜入地表。
下楼梯从通道经过两片鱼鳞的阀门,迈向即将进入泳道的电梯扶手,随着人群分别在每个站门口涌进鲸鱼肚子,紧密嵌入里面每个角落。在狭长的骨架上或坐或靠或站,循着鲸鱼在泳道的全速前进,时而微微晃动。体内表壁上指示灯一闪一闪,像每双惺忪睁开的眼睛。
无论白天黑夜,地下的泳道永远是漆黑的,任前进的鲸鱼安静呼吸,气流漂向出入换站的人群,在间隙中游动。

评论(1)
© 豆浆先生 / Powered by LOFTER